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我童年的味道,全藏在她的柜子里

讲故事的摩卡

不想当厨神的化妆师不是好播音

如果你也和我一样,是老人家带大的,那我说的这种味道你也许会懂

她是我太奶奶,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六十多岁,体格硬朗,精神矍铄,帮孙子带个娃没什么问题,看到现在的网友为是否要老人带娃各持己见,而我们小时候父母却没有选择。刚刚学说话的时候,太奶奶这三个字太有难度,叫不出来,只会发出叠音词,一张嘴就是“太太”,然后这一声“太太”喊了二十几年改不过来。 80年代出生的孩子,关于零食的记忆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太太准备的蛋黄饼干,牙没长全的时候她拿温水把蛋黄饼干泡软喂我,那时候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,浓浓的蛋黄味还甜甜的,棒极了。

家里的孩子多,长大一点以后能吃到的零食有限,但好像在每一个老人心里,总有一个孩子会得到她最多的爱,他们管那种爱叫“偏心”,我就是太太最偏爱的一个,所以她总会在有好吃的东西的时候想到我,如果我恰巧不在身边,她就给我藏起来,等我去吃,她对于藏好吃的脑洞很大,家里任何你想不到的地方,可能都是她的“小金库”,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,跑的满头是汗,红领巾都歪了,饥肠辘辘,太太居然从水缸里给我变出个包子,茴香馅的,记得她当时的眼神和嘴角的笑,突然明白老师讲的“慈爱”是什么意思了,就是我太太看着我吃东西的模样。 从口袋里掏出的饼干,冰箱上面摸出来的果丹皮,厨房碗柜里拿出来的瓜子,衣服包里藏着的糖炒栗子,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黑芝麻糊,她总能在我疯闹累了的时候拿出那时候小孩子最喜欢的东西,满足我贪吃的嘴,而更多时候还是把好吃的东西都藏在柜子里。时间久了,孩子都知道太太的柜子里是个“宝库”,经常趁她不注意去偷吃,但总有我的那份是他们偷不到的。

后来长大了出去读书,每次寒暑假回家,太奶奶看到我第一件事就是去翻她的柜子,有一次,为了等我回去吃,她居然把驴打滚留到变硬发干了,拿出来的时候一脸尴尬,看的我鼻子酸酸的,那时候我会跟她说“你就不用什么都给我留着,零花钱够用的”。可她不听,现在想想,那应该是她表达爱的唯一方式了。 再后来,太奶奶等我去吃她留给我的好吃的,姿势由站着变成坐着,再变成躺着,等到她没太多精力藏东西,需要人照顾的时候,十几岁的我厨艺技能还没满点,只会做些简单的东西给她吃,比如鸡蛋饼,热个剩菜什么的,很多吃食是她在案板旁一点点教我的,她教我的最复杂的东西就是炸酱面,最简单的是烩饼,剩下的烙饼切块,热油爆香葱花,加酱油滚下锅,加水再加上自己喜欢吃的菜,把饼块煮的软烂就好了,她老的很快,我会做简单的饭食的时候,她只能吃煮的特别软的东西,然而不是所有食材做软烂了都好吃。

我那时候就想,等我长大了,一定要发明好多好多软软的好吃的给她吃,只是,她等到了我长大,却没等到我发明是和她吃的东西来,没有人是天生的厨艺大神,太太对我做的黑暗料理赞口不绝,等我厨艺长进具备自创菜品的能力时,却没有一个老太太等我做给她吃。正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然后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定要想到什么就去做,不要犹豫,不要怀疑,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,有些事,有些人,不能等,不是不想,而是等不起。 现在,我结婚生子,有了自己的家庭,越来越喜欢给家人做饭,一张桌子,两副碗筷,对面坐着你喜欢的人,你做的饭菜有人吃,就是件幸福的事,年轻时候的浪漫变了模样,都藏在了厨房的烟火气里,而那些童年的美好,都藏在了太太的柜子里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