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买菜记

小筑饭

极客吃货的厨艺之道与做菜之术

我虽然爱喜欢做菜,却不喜买菜,尤其头痛去菜场买菜。

古龙说: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,心一窄想寻短见,就放他去菜市场。这话表达的是菜场这个所在能向人展现最生机勃勃的一面——也是,吃本就是为了延续生命,亲情友情爱情皆可抛开,唯独五谷轮回断不得,辟谷之流终究只是传说。不过我想估计这多少有作家浪漫主义情怀的因素在里头。真要是个悲观之极的人,到了菜场,看到的恐怕只是锱铢毫厘之争、尔虞我诈之斗。

说来也怪,我虽然爱喜欢做菜,却不喜买菜,尤其头痛去菜场买菜。江南菜市场里做买卖,讨价还价少不了。可我枉为一个理科生,心算之术差劲,对条理又十分苛求。一到那人声鼎沸、摩肩接踵,说话要扯着嗓子的地方,方寸立马乱了,哪里还能从容地选一选“以扁身白肚为佳”的鲫鱼,或是计较鸭子是否“膘肥而色白”(袁枚语)?胡乱拿点,人家说多少是多少,给了就走。回到家里才发现不是少了姜就是漏了葱,再一琢磨,那块肉分量明显不对,平添一肚子气。那种明知他人有诈,自己却拉不下脸抗争的纠结着实让人难受。于是索性将这等“美差”基本托付给某先生了。其实这也怨不得我。张佳玮拿他外婆的话来形容菜场里头的小贩:属鳝鱼,滑不留手,剥不下皮。想想都让人发怵,我这“百无一用”的书生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不过大先生也好不到哪里去。他曾连续两个礼拜天都买草鱼。头一次买的鱼大且按下不表,第二次回来他向我邀功:“你看我多听你话,上回吃不完,这回买了条小的。每斤还比上次便宜了,一共……”我是个典型的“门清”——家门里面清楚的意思,在家里一点不糊涂:“明明比上次贵了么!这分量不对啊!”醒悟过来,气得他直跳脚!两人一商量,立马某宝下单“震贩神器”——弹簧秤!拿知乎里一丫头的说法,一秤在手,“神挡杀神、佛挡杀佛”。效果是否真有那么好一试便见真章。到货后,我立刻将之挂在自己包上出了门。到了肉摊头上剁了块五花。付钱之后,打算自个儿也称上一称。可是,这秤不知道怎么了,愣是解不下来!我两手笨拙地摆弄着,手心里都出了汗,脸上明显感觉到摊主投射过来的灼灼目光——结果就是再一次灰溜溜地逃了回来。现如今那秤就静静地呆在橱里,小先生偶尔拿出来玩玩,我是再也没有碰过它了,以免主动扩大心理阴影面积!

相比之下,我倒挺喜欢青岛的菜场。与这儿杂乱无章的噪音不同,彼处叫卖声此起彼伏,大嗓门透着北方曲艺界大腕的亮堂,跟相声里头卖弄基本功的段子似的。听着舒坦,无端地放松下来。我们买了海鲜,就找了个菜场里的餐馆加工了堂吃。虽然来之前看的攻略里提醒过要多留个心眼,可上菜的迅速、收拾的干净程度,以及虽无料酒葱姜、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味道(关键因素),立马征服了我们。邻桌一本地人大叔正在吃海螺,不知是已微醺还是性格本就如此,主动跟我们聊天自曝青岛海鲜一日不如一日,音量之大比门外的小贩有过之无不及。不由令人感叹“诚不我欺也”。所以后来的青岛大虾事件曝光,说实话我至今仍怀疑是否有幕后黑手?厦门菜场就不行了,空间逼仄仿似一线天,背景低频噪声令人昏沉,我丝毫提不起流连的兴致。

扯开了,还是回归日常吧。老是赖着某人也不是个办法。碰到周末他加班,冰箱存货又出空时,没奈何我也得上街。这时候便首选超市:明码标价、不费口舌。其余大多数时候,则是网上采买。不过这两种方法也有不足,拿我妈的话:“冤枉铜钿花了不少”。可不是?上菜场,是不情不愿被人家当面骗;上超市或网购,是心甘情愿送上“门”去被骗。不过骗就骗吧,咱做菜做饭,不也就拿五味调了饭菜,哄得舌头欢心,放开喉咙大关放行么?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