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管窥堕入凡间的神国——吴哥暹粒三日行

小筑饭

极客吃货的厨艺之道与做菜之术

混乱有序、贪婪虔诚、古老时尚、宁静喧嚣、肮脏纯净、地狱天堂

混乱与有序、贪婪与虔诚、古老与时尚、宁静与喧嚣、肮脏与纯净、地狱与天堂……置身于此的七十二小时,我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了那么多对矛盾,如果想继续,还会有源源不断的词组。但这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,也许存在的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对宗教文明(印度教、大乘佛教)并不热衷的我,却向往着这个曾显赫强大过的神秘国度,在姐妹们一声号召下,没来得及好好做做功课便已置身那块燠热如蒸笼的大地之上了。三天的暴走与攀援,积累了近千张照片,整理的过程中,深感此次旅行所获的只是浮光掠影,但感触倒颇有一番。

来吴哥,主要观赏寺庙群。现在看来黑不溜秋、黄不拉几的一堆堆废墟,当年却是高棉帝国艺术的终极典范,这从像积木一样被拼接好了的石头以及其上的浮雕中能见一斑。 任何一个位列世界奇迹的古建筑,无不是强大帝国实力的象征、君王意志的驱使,但由此耗尽国库、国力转衰也不是没有。号称第七大奇迹的吴哥窟也不出其外。

只不过在我看来,要不是十九世纪一位法国探险家误打误撞发现了这里,谁还记得当年君王的丰功伟绩(骄奢淫逸)?估计继续在这暗无天日的原始森林之中过十来年坍塌一次,或者干脆成那些参天大树(当地称为蛇树)的养分供给(就像《疯狂的麦克斯》中的“血袋”)。不过也算阴差阳错,神灵眷顾,这些寺庙没有毁于战火,倒给后世子孙留了碗饭吃。而人,以及与人有关的种种(衣食住行)才是所有旅途中最美丽的风景。

热门的大景区入口或出口处,多半会有个篷,下坐十来个吹拉弹唱的人,演奏着所谓的传统音乐,旋律因不断重复而显得单调,听不出感情。但演奏者大多是残疾人,缺胳膊少腿,假肢就放在身边。篷口树了大牌子,上面用多种语言写着:请捐助地雷受害者。游客驻足的不多,唯一例外的是在女王宫外,有对老外夫妻带着孩子,坐在边上认真观看。待节奏稍停,便认真鼓掌。

女王宫入口处卖旅游纪念品的屋檐下,安静地坐着个姑娘,我不经意朝她看了一眼,大吃一惊:这是一张被完全烧变形了的脸, 以至于看不出她的年纪。无从得知她是否也为战争受害者,但几日来频繁见到的一幕幕,无不在提醒我们,这个遍布神迹的国度实际离上一场血雨腥风并不遥远。

也许冥冥中真有双大手左右着尘世间的一切,战争曾经夺去这里上百万的人口,但他们的宗教又宣扬生殖崇拜,多生多育似乎也是传统。司机莎力宏说:“我们可以生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……个孩子,而你们只能生2个!”30岁的他说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,打算过5年再生一个;他父母生了10个。 虽说耳听为虚,我们所见却证明他此言为实。乡间小路上随处可见骑着自行车上学的孩子,穿着白色上衣、蓝色长裙(裤)的校服;

有次见到并排两辆自行车,一共乘了六个人,而骑车的两个姑娘不过十岁出头模样。其中一辆在个茅草吊脚楼前停下,老大只用一只胳膊就轻松夹起了老小,噌一下进了屋;

洞里萨湖水上村庄里一位母亲带两三个孩子的场景随处可见;

景区里卖纪念品的大多是孩子,五六岁到十多岁的都有,赤着脚,跟着游客跑,嘴里咕哝着半生的汉语或英语:“姐姐、姐姐,我们没有钱读书,你买明信片(围巾……)吧,这个不一样,one dollar,one dollar!”如果你不理,他(她)跟一段也就作罢了。我向他们买了一条围巾、一刀明信片、两个水果,每回生意做完,他们都会客气地说“谢谢、谢谢!”,对我提出的拍照要求也大方答应,表情自然、笑容纯净。

不过阅读到的资料,以及后来向莎力宏的求证都表明景区里的孩子说了些谎:这个国家除了大学外,初等与中等教育都是免费的(孩子的医疗也是免费的),所以不存在没有钱上学一说。只不过孩子每天上半天课,另一个半天可以做生意。 除了孩子,从洞里萨湖水上村庄的场景可知妇女是主要劳动力。某次在乡间公路边看到的牌子让人更加感慨。

经历战争洗礼而升华被膜拜的不应只有英雄,更要有千千万万“苟活”下来生生不息的民众。 在这里,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年轻人、每一个孩子,面容都是那么纯净,笑容都是那么纯真,很难想象他们与当面索贿的机场工作人员是同一个国家的人。后者大多四五十岁,世故猥琐,甚至淫邪,想来是变老了的坏人。而大街上、公路旁,常能见到国家领导人的巨幅画像。也许吴哥王城四个大门里搅动乳海的场景就是真实生活的投射:一路之隔,恶魔与神佛之别。

无论是神是魔,都不是主流,代表这个国家的,应当是前述边上学边挣钱养家的孩子们,是酒店里早起莳花弄草的工人,是景区里检查游客衣着是否得体的工作人员,是老市场里安心做生意的小商小贩,是满足地吃着路边摊小吃的男孩,是牵着瘦马在稻田里忙碌的农夫,是顶着毒辣的日头在公路边烤竹桶饭的姑娘,是苦练汉语、四个月就能上岗的司机莎力宏……

以上是作为旁观者的感受。再来聊聊自己亲身经历的吃住行消吧——只谈美食与购物:)

这次旅行除了住,吃也较为奢侈,我们在两家口碑不错的顶级餐厅吃了晚饭,也算是品尝到了高棉食物的精妙,既有海鲜,又有河鲜,还有许多瓜、果、花用来入菜,对我们来说是比较新奇的体验。

Chanrey Tree

其一是贝克汉姆曾光顾过的Chanrey Tree,位于暹粒河边。这家餐厅漂亮又现代,是柬埔寨餐饮业的新面孔,装饰时尚、布置精美,但也保持着传统柬埔寨烹饪的基本要素。我们预约的时间是下午六点,天色已晚,并且餐厅里的灯光极其昏暗,不利于拍照。但我想说,在此就餐绝对是一种美妙的享受。这一餐六个大菜含小费共计66美元。

GENEVIEVE‘S

第二家是澳大利亚人开的位于暹粒较外围的一家花园餐厅,突突车司机带着我们兜兜转转大半个小时才找到。这家餐厅的来历较为感人:当年的背包客夫妻来此旅游,深感当地教育与生活的落后,于是留下边开餐厅边做公益。后来妻子在此过世,丈夫独自坚持下来。我们见到他时已两鬓苍苍了,高高大大、斯斯文文的白人。一进餐厅的门就看到他妻子的大幅画像。 这里的菜是典型柬埔寨风味,酸甜辣,有多种amok(国菜,菜装在芭蕉叶上,配米饭)可选。极其价廉物美,只是需要提前很久预订,并且在国内做这件事还是件技术活——因为这家餐厅的邮箱是gmail。 这一餐五个大菜以及冬阴功汤,共计51美元。

小吃

暹粒城里大名鼎鼎的老市场极具当地特色,里头应有尽有,银器、丝绸、木雕、石雕、佛像、绘画、T恤、桌布……令人眼花缭乱。这里还有菜场,出售许多水果。我妹子只花了一美元就买到了两个又大又红又甜的木瓜。

位于市场西北角有许多便宜的小吃摊,都挂着招牌,也提供英文菜单。有些菜肴是现成的,摆在那里,有些则需要客人下单后现做。

在去女王宫的路上,经过一家路边市场,出售各种水果和新鲜面包。面包的陈列方式比较独特。还在卖一种小吃——估计敢尝试的人不多!

我们吃到最好吃的小美食当属竹筒饭,用糯米、黑豆(存疑,因为司机无法用英语来表述)、椰汁、盐拌匀后塞在竹筒里烤制而成,清香软糯,甜味与盐味相得益彰。

购物

买旅游纪念品可以去老市场,景区里孩子兜售、固定摊位也不少,高档一点的建议去城里的DFS购买(有免费突突车接送,价格比机场免税店便宜了不少)。除了前文说的明信片、丝巾外,我还买了号称世界上最好的胡椒——贡布胡椒,以及当地妇女手工制作后由精品店代为销售的竹篮(让我想起印度电影《炙热》)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