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你把胃留给了哪道菜

薛笨笨

研究美食 热爱阅读

一个人,走的路途越远,走的地方越多,舌尖上的诱惑便越多。

对于美食,恐怕每个人都是喜新厌旧的。喜新,是对美食的一种热爱和追求;但厌旧,不一定代表就忘本,因为厌旧终究夹杂着念旧。

一个人,走的路途越远,走的地方越多,舌尖上的诱惑便越多。纵使会爱上更好更新奇的味道,但TA的胃里总会有片自留地,是留给老味道、旧味道。

这就好比云南人把胃留给了米线,广东人把胃留给了海鲜粥,湖南人把胃留给了臭豆腐,江浙人把胃留给了东坡肉,东北人则把胃留给了饺子………

比如我自己,把胃留给了老妈做的面食。

我自上大学起就在外地,前后尝过多种味道,每吃到一种新味道,就会爱的不得了。 刚进大学那会觉得牛肉面真好吃,比我爸在家煮的葱花面够味多了;去到西安又觉得凉皮真心好吃,心想我们老家那怎么没这个;去到广东后有段时间疯狂迷上了猪肚鸡,觉得广东人真会吃,能把鸡肉和猪肚肚完美结合做出如此美味……

走哪吃哪,有些贪心有些喜新厌旧,而且还总是期待着遇见更好的味道。但不久又会发现,好像哪里不对劲:我怎么好久没吃老家的味儿了?我怎么可以这样?我不可以这样的!于是,我又开始疯狂地想吃我妈做的豆角焖面,我妈包的饺子…… 果然是除了人不如旧外,吃也不如旧。

还比如,我曾经的同事兼室友钟帅,就把胃留给了蘸碗。

赣州人钟帅特爱吃辣,爱吃到除了早餐几乎每顿都要弄个蘸碗,小米辣加蒜加香菜加海鲜酱油,无论吃啥,他都会就着这个蘸碗,一边辣得吸溜吸溜一边直呼“爽快”。

钟帅还时不时撺掇我来两口,我试着尝过,入口辣乎乎下肚那个灼烧,感觉简直得喝一大瓶矿泉水才能平息。讲真的,这吃法太原始太粗暴也太重口味,跟直接拿根小米辣嚼着吃没区别。

除了这,钟帅爱吃辣简直到了自虐的境界:每逢三两个月的牙龈发炎期间,他牙疼脸肿睡不成觉,但即便这样,喝粥也要放点点辣子……对他只有大写的服气!

我们都对劝他,吃那么重口味刺激肠胃,还经常牙痛,还想长胖怎么可能?钟帅每每听后回道,这些我都懂,但对从小就吃辣的我来说,没辣子,真的就感觉跟没吃饭似的,不吃总感觉少点啥 ,还是吃了舒服。

之于钟帅,爱吃就是爱吃,所以他把胃留了给辣子,而辣子也溶入了他的味觉,贯穿着他的人生。

再比如,我们邻居的四川宝爸,就把胃留给了回锅肉。

邻居宝爸生长在四川,东北读书,毕业南下,现居深圳,因为是技术男还时不时出个国啥的。曾经一起吃饭时问过他,这走南闯北国内国外的,如果让说一样最爱吃的是啥,宝爸答曰“”回锅肉“”。

哈哈,果然是四川人,经典的回锅肉。

宝爸说,没看网络上么,随便在四川搞个调查,选举“川菜之王”,绝对是回锅肉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,分分钟秒杀麻婆豆腐、水煮鱼啥的。再说吧,这道菜肥瘦相连,肥而不腻,加上蒜苗,荤素搭配,酒饭皆香,吃不够吃不够。

宝爸还说,现在外地饭馆的回锅肉大都被改良过,毕竟要照顾外地人的口味。真正经典原味的回锅肉,那真心一个好吃,一年能吃到两三次都算是很幸运的了。

席间宝妈悄悄告诉我,每逢宝爸外派或者出差归来,宝宝奶奶都会当天一大早去菜市场挑新鲜上好的五花肉,留着晚上给儿子做回锅肉。话说奶奶亲自下厨,再配上从四川老家带来的豆瓣,每每起锅一上桌,必被全家吃光光,连用来点缀蒜苗都不剩下,来回吃上几次甚至她这个广东媳妇也好上了这道重口味荤菜。

看吧,回锅肉分两种:一种外面的,一种家里的。在外吃到好吃的那是可遇不可求,但在家里,随时想吃,都会有人用心选料烹饪然后端上桌,满含牵挂和关爱。

之于宝爸,我是四川人我爱回锅肉,虽走南闯北远离家乡,但胃里一定有我老妈牌回锅肉的位置。

如果说,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;那么,一万人口中便有一万种美味。美味何其多,远不止钟帅口里的小米辣和宝爸嘴里的回锅肉,当然也不止我最爱的老妈牌面食,但如果非要给这些美味排名论座,那么,冠军一定是你胃里自留的那道菜,因为不论时光流逝,岁月变迁,它都在你的心底留存,不曾离开。

那么,请问,你胃里自留的那道菜又是什么呢?

来自厨友@薛笨笨

说明: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