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聊聊我家关于吃的那些人和事儿

老高下厨

好好吃饭,好好生活!

今天,想跟大家聊聊我们家跟吃有关的那些人和事儿!

在我朋友眼里,我就是个十足吃货。细想起来,我们一家子和吃还是蛮有渊源的。那么,今天就跟大家聊一聊我们家跟吃有关的那些人和那些事儿吧!

外公“传男不传女的”厨艺

外公生前曾经在苏州的一个京剧团当厨师,厨艺自然是相当了得的,最拿手的是糖醋熏鱼。熏鱼是江南一带过年家家必备菜肴,熏鱼并非是烟熏的,而是用酱油泡过之后油炸再用糖醋汁浸制而成的。小时候每次过年,外公总要做很多送人,没有糖醋加工过的熏鱼可以放一段时间,想吃的时候就拿一些出来。

外公的手艺传男不传女,我的两个舅舅颇得外公的真传,现在逢年过节总能烧得一桌拿得出手的宴会菜肴。我妈呢,虽没能得到外公的真传,但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呀,小时候肯定也没少在厨房打打下手什么的,所以我妈烧的家藏菜也还算不错。(下图是外公拿手的糖醋里脊,我做的:()

外婆的臭豆腐

说起臭豆腐,小时候,在我们老家都是自己家里卤的,那时候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腌制霉苋菜梗的老卤,我外婆就有一个这样的老卤缸。想吃了,就买来豆腐或豆腐干,拿一根草绳,一头打结,另一头穿过所有豆腐,轻轻地把一整串豆腐放进缸里,留出一段草绳用盖子压住。两三天后,拎着露在外面的草绳就可以把一整串豆腐取出。

除了清蒸和油炸,记忆中还有一种很流行的吃法,就是在清蒸时铺上一层霉苋菜梗。那滋味,我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。或许时光荏苒,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餐桌上的菜品款式也日渐丰富,即使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做法也找不到从前的味道了,一如乡愁,那份特定年代留下的味道是无法重复的!

“刁嘴的”老妈

我妈一向以来都是我们家嘴最刁的那个。其实想想也很正常,因为外公是厨师,我妈自小就没少吃外公做的菜。虽然那些年物资匮乏,但想来肯定也还是吃过一些好东西的。我妈现在每次去饭店吃饭总要挑三拣四也是意料之中的吧。

外公去世多年,我们也早已没有口福再飨外公亲手做的美味,但记忆中的那些人、那些事,还有至今仍在唇边挥之不去的老味道,却一一沉淀下来,让一颗心也静下来,不容易再被打动。(下图是老妈最爱的茄汁鱼)

老爸学厨

老爸退休后添了一个新爱好,学做菜!老爸每次做菜,只要我说好吃,他听了也不说话,自个儿回厨房偷着乐;但如果我说不好吃,这下我可摊上大事了。

比如我说排骨冬瓜汤太咸了,他会说夏天出汗多就该多吃点盐;我说清蒸茄子太淡了,他说盐吃多了会得高血压;我说红烧鱼的酱油放多了,他会说酱油少了色泽不好看;我说芦笋切的太短了,他会说短点容易入味;我说腌黄瓜的大蒜放太多了,他会说多吃大蒜杀菌消炎……你看我说得没错吧,无论我说什么,老爸总有他的大道理,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,你若不服,明天就得我自己动手啦!(下图是老爸最拿得出手的红烧肉,挺赞吧!)

我对厨房的“痴痴的爱”

可能是很小的时候老妈总叫我站在一旁看她做菜的缘故,现在的我对吃和下厨房有一种近乎痴痴的爱。

我每次做菜,总要先做足功课,列好采购清单。周末起早去菜场,如果不变出门,就在冰箱搜索所有能用的食材,想着法子“研究”如何搭配。我喜欢与人分享,家人、朋友、学生,只要有人前一天说想来蹭饭,举双手欢迎。本来嘛,喜欢的事情要跟大家分享,人生才会更有意义,不是吗?

饿了么?约饭否?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