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酸汤子

0:00:00
0:00:00
特特妈早餐厨房

2017.07.17 来到网上厨房 菜谱不明白的地方可以VX:IchbinRika

酸汤子是纯正的满族传统风味食品 用玉米水面做成滴一种主食

酸汤子是一种满族食品,对于它的记忆,得追溯到童年。 那时候,姥姥家一年总要吃上几次。时间总是安排在,家住城市的姨妈回家时候。我的两个姨和妈妈都喜欢吃,她们都要回家去尝鲜,更像一场聚会。 汤子面是经过发酵的玉米,有一种浓重刺鼻的酸味。我倒觉得用比喻臭豆腐的话来形容它恰好不过——闻起来臭,吃起来香。也确实如此,不喜欢的人,逃避这种味道,躲得远远的,而喜欢的人,真是吃也吃不够的。记忆中,姨妈和妈妈就是这样。 在灶上忙活的总是姥姥。将发酵面挤进“汤筒”(一薄铁片卷成一小铁筒,一寸半长,大头比手指略粗,小头比手指略细),使之成面条状漏入沸腾水锅中。挤的过程需要好腕力,不然,是挤不动的,尤其吃的人多,没有一定体力是坚持不下来的。煮熟加佐料即可食用。当地的浇头,炸酱。 姥姥去世后,吃汤子面的聚会,自然就散了。妈妈喜欢吃,在家里的响应者,却只有我。旁人对汤子面的酸味,不说深恶痛绝吧,也断是不吃的。再说,就自己吃,做起来有些不值当这么费事,妈妈平时只能割舍这份嗜好。 我则是比较宽厚的,不吃的时候,就忘记它。有享用的机会,吃一次也未尝不可。

夏天的时候,妈妈去拔残存的几颗牙,准备做一个假牙套。去医院前,提的要求竟是要吃一次汤子。于是,我领着她在当地找到了一家店铺,转营汤子。妈妈吃得很畅快,我倒有些难过。 之后,妈妈就等待镶牙的日子。有两个月时间,她一如既往地给家人做饭,而她自己,只能吃流食和稀粥。吃也是生活的乐趣之一,不为美食,就为果腹也不能亏待自己啊,想到这里,我的心是悲凉的。 等过了秋天,妈妈终于镶好假牙。和我提的要求也是要吃汤子。我领她去上次吃的地方,店主很忙碌,没时间指点具体方位。我就领着妈妈坐在了靠窗的位置,此时,正是中午饭时,顾客盈门。 母亲慢慢吃着汤子,刻意试用她新镶的牙,笑了。我付了饭费之后,倒有些心酸,我们俩一共消费了15元钱。对照现在的物价,真是太便宜了。用这些钱,去饭店,都买不到半个菜。 作为女儿,我能满足妈妈的这份嗜好——想吃酸汤子,随时可以吃到。平凡像我的母亲,操劳一生的妈妈,她的要求竟是那么少。

汤子的自作过程 这款酸汤子是母亲非常喜欢吃的,以前不会每次做时都用裱花袋,后来有一天我就较真了一把,学会了用汤子套攥,只要戴着套的手一边用力,另一手托着面配合就可以了,其实只要一次都能学会的比想象的简单的多得多,你也来试试吧。 具体做法是: 将玉米碎(苞米茬子)洗净,置厨房内阴凉处,用冷水浸泡十数日(时限依室温而定),使其自然发酵。待微有酸味时,捞出清洗后,用水磨磨成糊状(俗称水面),再用布口袋控去适当的水分,之后取出放在阴凉处或者是团起来放在冰箱冷冻,以避免腐败变质。在食用时,锅内放清水烧开,待水烧开后,将成团的汤面放入锅里氽一下,等到表面呈半透明状时,捞出置于盆内,用勺子或筷子将面团打散,再用勺子取适量开水倒在汤面上,同时不断搅拌,使汤面更多地熟化,产生足够的粘度,搅拌均匀备用。 维持锅内的水沸腾,取适当大小一团汤面合在双手中间,双手十指用力内合,压在面团上,使其在压力作用下进入夹在一个指缝内的汤套里。同时需要甩动双臂,使得汤面从汤套内蹿出后在空中被甩成弧线状,落到下面沸腾的开水锅里。挤一下,蹿出一条,需要避免甩到锅外面,也要锅内的面条堆积一处,粘连成团,如果成堆,及时用勺子搅开,等到面全挤完后煮上片刻,即可连汤盛起食用。 如没有汤套,也可用手攥,让面从虎口挤出,只是这种条粗细不均。因为是用双手"攥"出来的,所以做这种食品的过程叫"攥汤子"。 汤子味香而微酸,顺滑爽口,吃起来很开胃口。如果配上一碗鸡蛋酱味道更加鲜美。 ——来自厨友@特特妈的早餐厨房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