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我和鱼的故事

0:00:00
0:00:00
美美家的厨房

爱吃、爱做、爱折腾美食。我是妈妈,妈妈都是超人。

娘总说我是只猫,从小就爱吃鱼,我和鱼的故事,从此开始。。

娘总说我是只猫,从小就爱吃鱼,甭管草鱼,鲢鱼,鲤鱼,鲫鱼,甚至是螃蟹虾米,也不分干的,湿的,炒的,汤的,大凡有鱼腥味的,我都爱吃,我对美食的记忆和对美食的渴望都源于鱼,……

我和鱼的故事

小时候,常到外公家走动,在外公家吃大餐,其中总有一大盘剁辣椒炒鱼,红红的剁椒炒出来的鱼肉,不光好看,而且鱼味鲜美,辣辣让人眼泪鼻涕直流,还是让人欲罢不能,残羹剩菜中的根根鱼刺我都不放过,把鱼刺放在炉火中烧掉尖锐的刺,然后反复地舔舐,吮吸,咀嚼,意犹未尽…

再长大一点的时候,上小学了,奶奶患上了心脏病,她家总有腊干的鲜子鱼,小条小条的,那是奶奶的营养菜,奶奶做饭时,总用一个小碗装两条干鲜子,再加点油,水,豆豉,放在饭上蒸着,在我吃饭时,她偷偷地夹一条给我吃,我总是跟奶奶谎称我喜欢吃鱼头,鱼骨头,把鱼肉退给奶奶,把奶奶那条鱼的鱼头再夹过来,奶奶便端着它的小碗把蒸出来的汤汁倒在我碗里,然后看着我吃,问我:“咸吗?”我摇头,奶奶就会再把豆豉夹给我一点点,…后来我才理解奶奶的“咸吗?”是“够了吗?”,而不是我理解的“盐多了”,还有一次,不知奶奶从哪里得来了几块金黄的干草鱼块,奶奶用姜丝,红椒炒了一小盘,让我夹了一块,我视若珍宝,舍不得吃,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白纸,偷偷地把鱼干包起来,塞在口袋里,然后坐在堂屋后面的大树下,打开包鱼的白纸,沿着鱼肉的纹路,把鱼肉一缕一缕地撕下,丁点丁点地小心翼翼地用咬下,吮吸鱼干的咸味,甜味,香味,直到再也吮不出什么味来,才舍得把鱼丝咽下去,…如此反复,让我度过了一个最美的下午,有鱼的生活妙不可言,连打出的嗝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…那时想,这一辈子的奋斗目标就是有鱼吃,…如今,奶奶过世四十来年了,对奶奶的记忆总有浓郁的幸福的鱼味!

当然,我也被鱼“刺”坏过,有一年过年时,有人给我家一个当官的亲戚送了好多大草鱼,亲戚把鱼头去掉准备弃之,爸爸把鱼头拿回家,用高压锅炖好,做鱼冻给我们吃,寒冷的冬天,用调羹挑一勺晶莹的鱼冻送到口里,绵软,鲜美,即刻融化,贪吃的我把炖烂了的鱼骨头都嚼碎下咽了,因为吃得太多,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不吃鱼头,大有一种“吃吐了”的感觉,但不知过了多久,“刺”伤的胃口慢慢恢复,年岁逐增,依然喜鱼,没有腿的鱼总是我们餐桌上的保留节目,可是遗憾的是总吃不出儿时的味道来,爸爸说,吃草长大的鱼才好吃,于是七十多岁的父亲,带着有病的身体,依然放养着他的池塘,母亲清早去割鱼草,红薯藤,葛麻叶,也是鱼儿的塘中美食,父亲总爱带着他的高级钓竿在池塘边,一坐就是大半天,当钓上大鱼时,他总会最先给我打电话:“猫咪,回来恰鱼唻!”每每回家,父亲就要去池塘里钓鱼,如果鱼儿不上钩,他就一直坐在那,直到我们叫他一遍一遍,他才悻悻而归,然后很沮丧地跟我说:“崽,你愣是没口福!”离家远,结婚二十多年了,父母总记挂着他们的“猫咪”,每年总要做很多的干鱼,让我带回来塞满一层冰箱抽屉,我要吃鱼时,鱼在,爱在!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