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深夜食堂和我的少女时代

0:00:00
0:00:00
徐疯疯

学习拍照,是小厨娘的美德。

我很遗憾,再也不能吃到那么好吃的番茄炒蛋了。

因为对日版的《深夜食堂》颇有好感。 所以很多人对黄磊版本的《深夜食堂》有点失望,太浮夸了。 我还没有去看国版的《深夜食堂》,我只是想起来一段往事。

不过我的人生啊,不过刚刚走过二十多年,我能说起来的故事,只能从十几岁说起。

初中的时候,学校外面不远处有一家小餐馆,夫妻两人,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儿子。 我们初中是8点下晚自习,高中确实要快10点的。于是他们的店也会开的10点,等到儿子回家就收摊。 老板娘爱说话,又八卦,很讨我们这群孩子的喜欢。

老板娘总是在屋里招呼着我们吃什么。她的舞台就是靠墙角的一长条,各种筐子里放着择洗干净的蔬菜,茄子豆角西红柿都很家常。 等我们选好蔬菜,她就麻利的切好,装进碗里,让我们端到外面去。

小餐馆外是一个胡同,胡同口搭起来一个小帐篷。油烟熏着,有点黑乎乎的。灶台就在这里。 老板,我们叫他梁师傅,人总是有点沉默。但是他做起来菜,却别有一番风味。起锅放油,各种调料下锅,不一会儿便飘了香。 听说他是退役军人,在军队里也是大厨。我们学校食堂想请他的掌勺,也被拒绝了。

那时候,我们总觉得他们家的菜是贵。学校的每份菜以五毛的时候,他们家的一份菜都要1块,1块5。 但是,他们家做的菜是真的好吃。以至于,我们宁愿省下点买零食漫画的钱也要去他们家吃上一两顿。 贵虽然贵,但胜在份量大。一份菜加上一个馒头,足够吃得满足。

印象里我是吃过他家不少菜的。 但我还想起模样的菜却只有两个,其中一个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菜。

一个是番茄炒蛋。他们家的做法是别具一格的。 我依稀记得,我要番茄炒蛋的时候。老板娘会把番茄切成块,再切一点青椒,再加上一点北方的凉粉。 而梁师傅,还要加一遍红色的辣椒碎,最后还要勾芡一下。 炒蛋被番茄的味道浸润,鲜嫩可口。汤水也是很多的,但是我们总能吃掉一点儿也不剩。

夏天的时候,他们家还有一种特别的甜点。 我也忘记,他们把这甜点称作什么了,总之做法相当简单粗暴。每当我们要吃的时候, 老板娘就会打发我们去冰柜里选一块喜欢的雪糕来,有的是奶味的,有的是冰凉的果味。 老板娘把雪糕切成块,切上一个番茄,再挖上两勺西瓜,我也忘记要不要撒上一点白糖了。 总之,这样拌一拌,口味竟然变得十分可口。

我曾经复刻过这两道食物,味道却难以差强人意。

初三的时候,我已经搬到了学校外面来住,租住的是距离老板娘的餐馆不远的二层小楼。 二楼的三室一厅像学校宿舍一样布置成上下铺,住着我们十个女生。我们房间住着我们5个女生,对面两个房间,一个住着2个姑娘,另外一个住着3个。

客厅里也有几张床,但是没有人住。我们就把它用来放杂物。这个客厅走出去,就是一个大露台。 露台看下去就是大马路,我曾见过醉酒的男人跪在地上失声痛哭。

我在那个地方度过了,一段很快乐的时光。好友豆浆、盐盐就在身边。 盐盐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。豆浆是由妈妈霞姨陪读,租住着楼下的小两间,觉得自己像笼中鸟一样不自由。 而我们却受尽了霞姨的好,天气晴朗的时候,霞姨总是会扯走我和盐盐潮漉漉的被褥,晒得柔软芳香。

豆浆隔壁住着一位基督徒老奶奶,我们在楼上踩踏厉害的时候,她会生气地骂我们。 当然转头,她也会和蔼地给我们讲圣经里的故事, 和老奶奶同住的是她的孙子孙女。之所以,要特别提到这个孙子是因为一件尴尬的往事。

起因是我要找一把鞋刷,有人告诉我在一楼的洗衣间。我径直走过去推开了门,一瞬间呆若木鸡。 两条白花花的男生裸体在跳了出来。孙子迅速地躲到洗衣机后面,只露出上身。 而他的兄弟,躲也无处躲,只能直愣愣地背对着我,几乎是个投降的姿势。

估计他尴尬到想骂娘,而躲在洗衣机后的孙子,看着门口呆住的我和一动不敢动的兄弟,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。 那个笑容在一张不好看的脸上,变得异常刺眼。

时间定格大概3秒,而我却觉得无限漫长。 全世界都是静止的,无声的,只有豆浆是动态地,她轻轻地从一旁走过来,伸手把我扯到一边去。然后世界又喧嚣起来。身后的门被关上了,隔壁的老奶奶声音传过来,教训她两个孙子,记得锁上门。

我觉得异常尴尬难堪,脑海里一片肥腻的白,令人嫌恶。她们纷纷安慰我,被看和看别人,你选哪个?

真是—— 拙劣的安慰。

我们的房东是很市井的一对夫妻。女主人体态丰满,巧舌如簧,头发烫得卷很肥大。 有那么一段时间,她想劝说我们二楼的这些学生妹都搬到一楼临街的那间大房间里去。 那个房间大是大的,但是十个人住在一起却是尴尬。我们迟迟不愿给回复,房东便经常到访劝说。

又一次,他们夫妻坐在一个女生的床铺上,女主人拍着床铺跟我们夸耀,他们给我们准备的床、桌都是上好的。 话音还没有落下去,床板应声塌落,两人一屁股做到地上,十分滑稽。 事已至此,他们也只能灰溜溜的借口逃走了。

后来我们才知道,之所以让我们搬到临街大房间去,是为现在住在那里的两个女人行方便。 我们耳闻那两个女人的职业不可描述,有人说总是有不同的男人造访。我们内心有点鄙夷,更是有点好奇。

豆浆家租的房间,恰好有一间和她们的房间公用一扇小窗。 有一天我们冒险探过头去偷窥上一眼。并没有什么特别,只有一个胸罩随意的扔在沙发上。 这对于三个小县城长大,十几岁了,内衣还是没有罩杯的小背心的少女来说,已经足够脸红了。

很快,那两个女人就搬走了,我们无从知道那些关于她们的故事是不是谣传。 而那个小房间又被改成学生宿舍的样子,住进来几个学生妹。叽叽喳喳,好像从来没有过不快乐。

初中毕业后,我们很少再回到那里。 很快,豆浆家也去别处租了一所更大的房子。 那里的生活,那里的人和事儿,就像电影里的一个长长的镜头,慢慢摇过,就变成了回忆。 偶有一次路过,发现二楼的大露台也已经被封死,变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房间。 而老板娘的儿子已经考上了大学,夫妻两人关了店,不再做生意了。 我很遗憾,再也不能吃到那么好吃的番茄炒蛋了。

时间过了几年,我们都读了大学,不更事的少女时代渐渐模糊不清。 却意外遇见了餐馆的老板娘,她见到我和盐盐,热情依旧。 寒暄过后,话匣子一开就倒出来很多八卦。是当年同住在二楼的两个女孩的传闻。

那两个女孩住在我们的对面房间,一个性格泼辣,一个眼神像兔子一样的懵懂。 但性格总是开朗的,男生女生都能打成一片。其实我早已经忘记她们的名字,模样也不再清晰。只记得那时候的笑声,爽朗悦耳。

而老板娘嘴里的她们却是另一番模样。 兔子一样女孩和男友相恋相杀,被家长刻板阻挠。两个人偷着约会,被发现,男生只能跳窗逃走。 而另一个女孩,养着“小白脸”,吃她的,花她的,对她也不如人意。

距离我最初的少女时代,已经有十年过去了。 我们考上大学,离开家乡,向更大的世界深处走去。 而那些早早留在或回到家乡的女孩,多数已经结婚生子,过得好,或者过得坏。 只是当初的我们,谁也没有想到,二十多岁的自己是现在这样的吧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