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厨房

达人聚集的厨艺分享平台

你喜欢海吗?我喜欢浪

0:00:00
0:00:00

晚上九点,被发小的连环电话从被窝里炸起来。

“快点穿衣服,带你去吃一家超级好吃的烤生蚝。”

发小的风格就是这样,在一切名词前面加上“超级”、“特别”、“一级棒”这类词汇,她是一个气势如虹的人,喜欢的东西不容置喙。这归因于底气,因为在吃东西这件事上,她有狗一般的灵敏,精准到离谱。

她把我扔在小电动的后座,我抓着她飞扬的,拉芳味的秀发。俩人像鬼魅,游荡在还没完全苏醒的街上。对面街卖椰子冰的老头拿把蒲扇盖住头,躺在大藤椅上呼呼大睡,小女孩们手挽手,穿着人字拖学大人涂指甲油。跳完广场舞的大妈们,坐在花坛的石墩上谈笑风生,一副指点江山的派头。温柔的晚风一直吹,一直吹,带着咸咸的汗味。

小镇多妙,无论建筑的外壳怎么翻天覆地,它的内核永远是一块冥顽不灵的石头,进化的时间漫长到让人想睡觉。

小电动穿穿绕绕,停在巷子里。时间还早,夜虫还没出动,生蚝是最肥美的头批。

生意人有生意人的利落,我们的小电动还没停好,老板的生蚝架已经烟熏火燎。蒜蓉、辣椒圈和一点点五香粉,在炭火蒸腾下,溢出混乱又纯粹的鲜香。

说它混乱,可不吗?又辛又辣,还带着炭火的焦,我的词汇功底很难完全形容那种味道,只能告诉你,那是人间烟火味。但它也纯粹,辛的背后,辣的旁边,都是一个固定的主题,它的所有味道都是为了衬托生蚝的肥美。一口咬下去,肉体弹牙,汤汁鲜甜,内心炸裂一万遍,只能感叹生蚝就是生蚝,永远销魂,永远让人热泪盈眶。

消灭完了一盘生蚝,发小从肉体安详的气息中抬起头来,问我,你要去哪里?   这种空泛无一物的句子,完全可以理解为你要去哪里再吃下一摊?你要去哪里逛街买饼干?甚至是你要去哪里浪荡看一看?

不过一瞬,我就能理解她问题里的全部含义,这纯属高山流水练就的默契。我双手一抻,满脸肃然地说,去海的那一边。发小问你不喜欢海吗?答案否然,我喜欢海,但更喜欢浪啊。

发小说,我还是更喜欢海,这样吧,你负责出去浪,我负责为你镇守一方。发小一脸视死如归,我没心没肺地哈哈笑,大喊一声:“老板,再来一盘烤生蚝。

时间匆匆很多年,我们兜兜转转,所见的,所爱的,全都变成了可喜或可悲的模样。我们忘记了年少轻狂,只记得在酒肉充盈的晚上,把自己的理想说给了一盘烤生蚝,不对,是两盘。

至于理想是什么?随风去吧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

关注成功